动物世界性行为 > 动物故事 > 正文

小村狼记

作者 Zhanghu 浏览 发布时间 12/05/16 点击评论

小村狼记

     7月7日,榆树市土桥镇长寿村东边刚泛起鱼肚白。母狼“大黑”潜伏在远处的玉米地里,两只雪亮的眼睛紧紧盯着村内发生的一切。

  家家户户的灯还没亮,小村里便响起“二踢脚”密集的爆炸声。村路上,一群壮汉手持手电筒、锄头来回巡视,大伙偶尔呼唤起对方的名字,确保彼此安然无恙。

  30天前,“大黑”的11个“孩子”被村民抱走。30天来,这只发疯般寻找孩子的“母亲”屡闯村庄、侵入农家、潜伏田野……在榆树市土桥镇的旷野上,一场“母性”与“人性”的较量正在上演。

  5日,提着扎枪在院里巡逻的毛占学也同样纳闷,大黑为啥就盯上了他家,这时一阵“哼唧”声让他顿开茅塞。最近,毛占学家的狗生了两只小狗崽,毛占学分析,可能是大黑把小狗当狼崽了。6日、7日,防狼队挨家挨户收集“二踢脚”,整个村子到处都是爆竹炸响声。此后的两天,防狼队都没发现大黑的踪迹。毛占学这时才意识到,一个月前在离此不远的双羊村被抱走11个狼崽子的那母狼,就是大黑。而这时毛占学得到消息,大黑在双羊村出现。

  通过村民遇狼的零碎记忆记者串联起来一幅“狼迹图”:大黑以双羊村为圆心,在直径60里的范围内,进行地毯式地寻子之旅,光天化日下屡闯村庄、侵入农家、潜行田野……

  6月7日,双羊村村民老徐正在种地,忽然一只像狗一样的东西蹿进林子,老徐便追了过去。结果林子边上同村村民张志立家的坟地发出异响,老徐壮着胆子走进去一看,只见张志立爷爷的坟头漏了个大洞,里面不断传出“咕咕哇哇”的声音。老徐吓得魂不附体,但他屏住呼吸,慢慢靠近坟丘,结果发现里面竟然躺着11个狼崽。老徐赶紧通知了村主任,主任又报告给派出所。

  6月8日,发现狼崽的消息不胫而走,赶来看热闹的村民将坟茔地围得水泄不通,不料人群中一个“冒失鬼”将11只狼崽抱回家,还分送给其他人。不少围观村民都看到,远处玉米地里,隐约可见一只大黑狼在地里来回乱窜。

  6月9日,榆树市林业局得知消息后,马上派工作人员赶来。在几户村民家里,工作人员找到了8只活的狼崽和1只已经死了的狼崽。收养另两只狼崽的村民说,他们养的那两只死了,尸体被扔掉了。当天,榆树林业局工作人员还打算将母狼一并抓获,但苦苦蹲守十几个小时,却一直不见母狼踪影,只好放弃。8只小狼崽被送到吉林省野生动物救助中心进行安置。那晚,双杨村回荡着凄惨的狼嚎声。

  6月10日,榆树市林业局在双羊村贴出公告,提醒村民母狼近期很可能在周边寻找幼崽,出行时注意安全。此后几日,大黑在双羊村附近频繁出现,村民们紧锁房门、加高猪圈、维修院墙,甚至还将大牲口关在院内的小棚里,外面拴上狗防狼偷袭,待一切准备停当后,大黑却消失了。不久,它出现在双羊村以南约30里的景家村,吓得当地村民们不敢出门。


家里的牛都关起来,黄狗在守护( 赵毅亮/摄)

  6月14日晚,距双羊村更远的前大房村,村民们听见了狼嚎。

  6月18日,双羊村东北侧的十四户村、三窝村纷纷有村民看见大黑,“那狼就在田里跑,玩了命似地跑”。

  6月27日,以双羊村周边几乎所有村庄都出现了大黑的影子。

  6月29日,大黑在距离双羊村以西30里的长寿村出现,接连偷鸡摸狗补充营养。

  7月6日,随着毛占学家两只小狗被送走,大黑也消失了。

  7月8日,大黑再次在双羊村出现,村民们认为它是回来复仇的,小村再度恐慌起来。

  7月10日,祖坟被大黑挖开的双羊村张家人很纠结,因为爷爷的坟又被大黑扒开了。狼崽被抱走后,张家把坟茔修补好,但又被大黑挖开。修了抠、抠了修,张家人终于放弃了。那狼也怪可怜的,也许还幻想着小崽们兴许是走丢了,没准哪天就会回。

  狼迹:狼真的来了 鸡群遭了殃

  年过6旬的毛占学不敢相信,长寿村竟会闹狼。屯邻们发现狼在村子附近出没的消息,不停钻进他的耳朵,孙子毛兆楠更是声称已经见过三回。

  “大尾巴、小嘴、黑毛、眼睛贼亮……”15岁的毛兆楠一脸恐慌地对毛占学说,当大黑看到他时,刷的一声蹿进苞米地里。

  7月2日一早,家里两只小狗崽“哼唧”一宿,被搅了美梦的毛占学骂骂咧咧地从炕上爬起来,往院子一瞧,一个黑乎乎的走兽正瞪着一双雪亮亮的眼睛,惊出了一身冷汗的毛占学吓得妈呀一声,黑影刷地不见了。缓了好半天,毛占学仗着胆,操起镐把走到院内。只看见鸡架里的两窝小鸡雏少了几只,地上还落着些鸡毛。毛占学逢人便说——狼来了……

  次日8点,狼又来了,顺着村路一直摸到毛占学家斜对面的院门口,直到被村民发现,大伙才敲盆、摔瓦将狼赶出村子。但很多村民的家禽还散放在村外,毛占学家31只鸡,当天只回来一只母鸡和两只小鸡,再过一天连母鸡也失踪了。村民卢国义看见,那通身黑毛的大狼缓步跟在鸡群后面,一口一个地吃。

  “霉运”不止降临在毛家,同村老江家、老卢家的鸡也未能逃脱狼吻。村民们说,吃鸡的就是那只通体乌黑的狼,也不知是谁给它起了个外号——大黑。

  恐狼:传言更多的狼在聚集

  母狼大黑的活动愈加频繁,十里八村关于它的传闻也越来越多。比如大黑半夜摸进江大沟屯,把一村民家的羊叼走了;饿狼闯进景家屯,把一头牛犊活活咬死;据说十四户村的一个村妇被狼抓伤鼻子,正在当地中医院治疗;此外,还有村民声称大黑咬坏了牛车、把人撵到树上下不来等等。

  而另一个更加离奇的故事,又在村民间风传。据说,大黑为找回“孩子”,每晚都在野外哀嚎呼唤同伴,越来越多的狼正向土桥镇聚集。记者走访多个村子,发现传闻几乎全是以讹传讹。

  村民们越发感到不安全,抱柴火、上厕所总要出门,遇到狼咋办?面对年轻人的追问,村里的“元老”们会蓄上一烟袋旱烟,讲起他们听来的关于狼的故事。“解下腰带,在空中抡圈”,再或者蹲下身子,装出捡石头的样子,狼或许会有所顾忌不敢上前。

  狼袭:狼天天进村 村民慌神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惊恐地发现,大黑每天都会进村溜达,顺便吃掉村民的鸡鸭鹅。不少女人被狼吓病了,村小要求学生家长必须接送孩子上下学、学生结伴而行避免落单。

  大伙纷纷加固猪圈鸡窝,女人们紧锁院门减少外出、男人们成群结队上田耕种,长寿村的空气令人窒息。但狼进村了的消息,仍在不断刺激着村民本就紧绷的神经——有人看见大黑在水坝边洗澡;有人看见大黑与一只灰狼结伴而行;还有人看见两只狼一块进村。

  恐惧终于演变为愤怒……

  防狼:11个壮小伙组成防狼队

  7月4日天刚亮,毛占学光着膀子站在当院磨起了扎枪,不时环顾四周。直到枪尖被磨得泛出寒光,老汉才松了口气,“兔崽子,再来就跟你拼命”。同天,长寿村防狼队正式成立。队员11人,清一色的壮小伙,他们每天早晚拿着手电筒、锄头,在村子里巡视,每个人都下了决心——碰见大黑就打死它。

  只要防狼队出现巡逻的空当,大黑就往毛家院里钻。久而久之,毛家院子成了防狼队的重点保护对象。

  7月5日晚,大黑发疯似的往村里冲了三四次,筋疲力尽的防狼队员被大黑弄得草木皆兵,稍有动静,大伙就操起家伙准备御敌。防狼队员们纳闷,“这狼为啥中邪似的往老毛家跑”?

  爱狼:5只狼崽在救护中心饲养

  疯狂找“孩子”的大黑或许还不知道,它的11个孩子,如今只活下来5只,小家伙们正在吉林省野生动物救护中心饲养。


狼崽们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赵毅亮/摄)

  在省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獒馆的5个格子柜前,饲养员林召辉嘟起嘴发出“咄咄”的声音,5只毛茸茸的小狼崽凑了过来,痛快地享用着牛肺、鸡肉、碎钙片混合出的美餐。看着小家伙们活泼的吃相,林召辉露出了笑脸。一个月前,他突然接到特殊任务——饲养8只饿得奄奄一息的小狼崽。这让拥有 30多年养狗经验的老饲养员有点挠头,此前他从没接触过狼。

  林召辉先给小狼崽们找来个“狗奶妈”,让还没睁开眼的狼崽吃了顿饱餐。“但狼崽们来的时候太虚弱了,”林召辉心疼地说,虽然他已经倾尽全力饲养,还是有3只狼崽相继死亡。为了保证剩下的5只健康成长,他在狼崽每天的食物里加入鱼肝油和钙片,晚上还要加一餐牛奶。

  精心的照料使5只小狼一天天长大,林召辉也感到了一丝轻松,但有一个念头却始终挥之不去,如果小狼们没被抱走,它们应该在母亲的身边,驰骋在广袤的原野上,学会捕食猎物,成为草原之王。

  在得知狼崽的近况后,土桥镇村民喜忧参半,只要还有狼崽活着,使它们母子团圆,狼对人的仇恨或许会减少,即便没有减少,那人们的心中也将不会充满愧疚。

  悯狼:母狼的爱让人反省

  各种关于狼的传说此起彼伏,虽然加剧着人们的恐惧,但也一点点消解着人们对大黑的愤怒,还生出了份同情,“谁家孩子丢了,当妈的都得疯找”。

  在长寿村毛占学家,每当老伴抱怨家里的鸡全被祸害了时,毛占学都吸着烟闷头不说话,实在烦了便挥挥手,“算了,她可能实在太饿了”。

  茶余饭后,村民们聊起大黑时难免感叹,狼和人一样有感情,眼睁睁看着11个孩子被人拿走,为寻找“孩子”,它闯进村庄、入侵农户,饿的时候偷吃几只鸡鸭,这些再正常不过了,人没有权利责怪她。

  了解了大黑的故事,双羊村一个中学生在本子上写道:母狼大黑对小狼的爱如此真切,人应该反省,如果当初换一种更加人道的方式对待大黑,那么结局或许就不一样了。

  如同村民的严防死守,没能阻止大黑寻子的脚步,人们的同情与愧疚也同样不能感化大黑。它依旧在发疯般奔走,偶尔还会闯进村庄,虽然给村民们带来恐慌,但没人再放出“打死它”的狠话。



本文关键字: 小村狼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