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世界性行为 > 动物故事 > 正文

自阿富汗境内的雪豹

作者 Zhanghu 浏览 发布时间 12/05/16 点击评论

这是一头产自阿富汗境内的雪豹,不幸落入了猎人的圈套,幸运的是北约部队将它解救。它是地球上最稀有的物种之一,而且凶猛无比,然而在这个饱经战火蹂躏的国度里,其命运又是如此的卑贱渺小。

  数星期前在阿富汗瓦罕高原的一个山谷地带,一位猎人在雪地里巡视自己布下的陷阱时,发现他下的套套住了一头极其罕见的动物,而且竟然还是活的——雪豹。

  如果自然学家见到了这头雪豹,一定会被它独具一格的外表所深深吸引:雪白的底色点缀着半月型的黑色斑纹,还长着类似山羊的白色小胡子。自然学家一定如数家珍:雪豹是一种孤独而神出鬼没的动物,喜欢在中亚远离人烟冰天雪地的高原觅食。他们还知道,生活在我们这座星球上的雪豹可能不足一千条。然而,诱捕雪豹的猎人见到的却是每条5万美元的收购标价。据说这是一个富有的巴基斯坦商人在瓦罕地区向任何能提供雪豹的猎人作出的承诺——前提当然是活蹦乱跳的。

  这条雪豹由于后腿被钢丝套缠住,在愤怒地咆哮,若在平时,就不会那么失态。猎人在几个朋友的帮助下,捆住了雪豹的四脚,并给它戴上嘴套,随后把它扔进汽车后备箱,开着车离开瓦罕峡谷朝扎巴德驶去。汽车在崎岖颠簸的山路上足足行驶了3天,然后到达目的地。

  长期以来,雪豹在阿富汗已经难觅踪影,因此有人捕获雪豹的消息绝对无法成为长期的秘密。但让人惊奇的是,这只“大猫”却成了一次为期4天救援行动的寻找目标,它不仅惊动了北约部队、美国驻喀布尔大使、英国王子,甚至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但是,就像阿富汗发生的许多其他问题一样,这件事也经历了一波三折。

  首先,猎人和他的朋友们完全被自己贪婪冲昏了头脑。当他们到达扎巴德之后,以为能够卖出比5万美元更高的价钱,于是开始货比三家。“据说在互联网上有人开出了200万美元的高价。”喀布尔国家环境保护局的负责人穆斯塔法·查希尔说。

  不过此刻国家环境保护局驻扎巴德办事处已经得到了通风报信。身为王子的查希尔恰好是已故的阿富汗国王查希尔·沙阿的孙子,他在喀布尔周围地区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一般的官僚。“我已经放出了狠话。”查希尔微笑着告诉《时代》杂志的记者。

  他通过特殊渠道,知会了美国驻华大使卡尔·艾肯伯里,以及驻扎在扎巴德地区的德国特遣分队。他还给阿富汗总统打了电话。那一天对卡尔扎伊也是相当的不平静,喀布尔一座有印度人居住的宾馆遭到自杀式炸弹和武装分子的袭击,导致数十人死亡。尽管如此,总统对雪豹的下落还是十分关心。“他告诉我,你要动用一切力量去解救它。”查希尔回忆道。

  终于,雪豹从猎人手中解救了下来。当时正在阿富汗北部工作的美国农业署兽医理查德·费特先生被派遣过去照料这头动物。不过费特先生更习惯与饲养在农场里的动物打交道,与雪豹遭遇简直是一个奇迹。“我做梦都不曾料到,在我有生之年还会有机会与这么珍稀的动物近距离接触。”他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起初,这条雪豹被关在警察局的一个笼子里,然而好奇的旁观者却用木棍捅它。

  雪豹在接受费特先生所做的体检之后,被转移到附近一家酒店的天井里。尽管笼子里到处散落着生肉块,雪豹还是不领情,它朝费特先生不停地咆哮,不过已经疲态显现。费特先生介绍说,他从动物的眼神中觉察到,这条雪豹的健康状况不佳。“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一切完全是一场悲剧,”他补充说,“一个星期以来,它经历了捕捉、捆绑和运输等一系列的磨难,这种精神压力对它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费特先生对它悉心照料。又过了一段时间,在经过与工作在喀布尔的世界自然保护协会专家们的磋商之后,他们做出了一项决定:一旦雪豹恢复了体力,就用飞机把它送回瓦罕高原,让它重新回归大自然。

  “我们不希望它在意识不清醒的时候就被丢在雪地里,那样的结局就是冻死。”阿富汗野生动物协会主任戴夫·劳森这样认为。由于天气恶劣,美军直升机无法升空。又经过大约一天左右的体力恢复,雪豹的健康状况出现好转,它重新昂起了头,并且开始打理自己的皮毛。

  乌云密布的天空开始出现裂缝,这预示着直升机可以升空了,费特先生也充满了乐观情绪。然而,第二天早晨,即3月2日,费特先生却被告知雪豹已经气绝身亡了。“当时我猜测,检查结果也确实如此:雪豹死于休克。”他补充道,“雪豹是喜欢孤独的隐居动物。”

  一位阿富汗老人见到关在笼子里的雪豹时,不禁泪流满面,而当他再次见到雪豹的尸体时,更是失声痛哭。 “许多山民对野生动物都怀有

本文关键字: 自阿富汗境内的雪豹, 雪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