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我不要搬走-《嫡女重生:毒妻不好当》

    “爹,我不要搬到温马院!”

    林青青面色难看,让她去住那种脏臭的院子,还不如让她去死了。

    “这个人说的肯定是胡话,他想陷害我们!”

    林青青直直的盯着风水师傅,前些日子他们要计谋的好好的,要逼迫姜氏从紫金院搬出来,怎么今日突然出现改了口。

    林青青猛然间想起什么,瞳孔一缩,直直的看向姜静姝。

    姜静姝那淡然的笑容刺痛她的眼,“是你……”林青青咬牙切齿,肯定是姜静姝在暗中捣鬼!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让她们搬去温马院,定是要给她们一个下马威!“爹,温马院可是下人们住的院子,若是我们住到里面,颜面什么都丢尽了!日后必定在林府惨遭唾弃……”“难道你忍心姨娘和未出生的弟弟住在那种下贱的地方吗?”

    林青青急忙开口,想劝服林望舒。

    林望舒眉头紧皱,自然之道温马院是什么地方。

    “混账!来人,赶紧把这两个出言诳语的人给我绑起来!”

    林望舒气极,叶姨娘是他最珍视的人,又怎么会让她住进脏臭之地。

    风水师傅当场就扑腾一声跪了下来,“老爷!我说的话句句属实,绝不是在说谎!”

    “住嘴!”

    “老爷……”风水师傅凄厉的大喊着。

    两个护院的下人走进来,就要拿麻绳绑住二人。

    风水师傅急的看向姜静姝的方位,他们听从指示,现在马上要把小命都丢在这里了。

    姜静姝面色平静,也不慌不乱,上前一步静声道:“父亲,现在重要的不是如何处置这两个人,而是要让叶姨娘快些醒过来,若继续昏迷下去,可能会有危险也说不定。”

    她的声音轻淡,落在人的心头有种安定人心的感觉。

    林望舒心头的怒火浇灭了一大半,把姜静姝的话听了进去,他点了点头,“对,现在重要的是让婉儿快些醒来。”

    他坐回床榻边,抓住叶姨娘的手。

    姜静姝适时继续开口,“既然这两个风水师傅说有办法,何不让他们试试,到时候没有效果,再惩治二人也来得及。”

    林青青听到姜静姝的话,一下子疯狂起来。

    “姜静姝都是你!你勾结这两个人来害我们,你心存怨恨,所以才想让我们搬到温马院是不是!”

    她的声音凄厉,一股脑的全部说了出来。

    姜静姝轻笑一声,沉黑的眼满是冷色。

    “四妹妹又怎么知道这两人是骗子?

    难不成又未卜先知的能力?

    我这是好意,想让叶姨娘快些好起来才说出的这番话,若你不信,也不能这么污蔑我。”

    “姜静姝……”林青青看着那张姣美平静的嘴脸,恨不得冲上前狠狠地打一巴掌。

    姜静姝一步步走过去,说道:“四妹妹,你直呼我的名字,这里没有外人,我不会多做计较,任你怎么说都可以。”

    “不过在外你若是像现在一样,会被人传成是目无尊长,到时候蒙羞的就是林府了。”

    “你!”

    林青青哑口无言,她情急之下什么都忘了。

    “够了!”

    林望舒眉头紧皱,冷喝了一声,“青青,你如此撒泼大闹成何体统!一点大家闺秀的气质都没有!静姝是你的姐姐,理应敬重她才是。

    何况现在你母亲昏迷不醒,还如此骄纵任性……”林望舒的眼中满是失望,他本以为林青青是个懂事的,虽然在外头长大,但婉儿教的很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但现在看来与姜静姝相比,简直形成鲜明的对比。

    姜静姝温柔大气,光是站着都能感觉到她的温婉,相反看向林青青,撒泼大闹,此时哭的眼睛都红肿起来。

    “爹爹……”林青青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看到林望舒严厉的表情,她顿时噘着嘴,不敢多说什么。

    林望舒冷眼看向跪在地上的两个人,“你们说的可都是实话?”

    “句句属实啊!只要把夫人带到温马院,血气相通,身体自然会有好转!”

    风水师傅抓住机会,急忙开口。

    林望舒的眼睛一转,“要知道你们在说谎,就当场扒了你们的皮!”

    风水师傅身子发抖,急忙低下头,不敢去看他。

    “走,把叶姨娘带到温马院。”

    林望舒叹了口气,最后说出这句话。

    只要能让叶姨娘醒来,什么都得试上一次。

    小筑院里的下人们忙乱起来,急忙让人抬过来轿子,准备把叶姨娘抬到温马院。

    等所有人离开房间,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只剩下姜静姝和林青青时,林青青恶狠狠地盯着她,眼中露出阴霾,一点都没有掩饰。

    “姜静姝,是不是你搞的鬼!你想陷害我们,所以才弄出这场好戏!”

    “我做了什么?”

    姜静姝眨巴着眼,一脸无辜。

    “是你喊来了那两个人,让他们做戏!是你给我娘下毒,让她昏迷不醒……”林青青大喊着,越说越恼怒,直接冲上前高高扬起手,就要打下去。

    姜静姝面色一冷,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腕。

    “哦?

    现在四妹妹不仅要给我泼脏水,还要对我这个姐姐下打手了?

    若是让父亲知道了,又会对你失望透顶了呢……”她捏的用力,一点都没有手软。

    她已经不是曾经的姜静姝,又怎么会在这里任人打骂。

    “你……”林青青惊讶的张大口,她没想到姜静姝的动作能这么快,竟然拦下了她的动作。

    不过等她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啪的一声。

    林青青感觉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痛。

    “你……你竟敢打我!”

    林青青凄厉的惨叫出声,捂着左边的脸,不可置信的盯着姜静姝。

    “你个贱人,你竟然敢打我!”

    姜静姝平静,狠狠地甩开林青青的手,随后向后退去两步,她甩了甩手,刚刚那一巴掌打的她手疼。

    “四妹妹又是哪只眼睛看到我打你了?

    现在整个院子里空无一人,又有谁看到我打你了?”

    她的声音淡然,嘴角勾起,露出一丝笑容。

    她此刻的样子,沉黑的眸子里充满着疯狂,这种眼神以前也有过。

    曾经打碎花瓶,想要刮花林青青的脸的时候也出现过。

    林青青感到浑身发寒,觉得面前的人变了一个样子,变得让人看不透。

    “姜静姝你……”林青青怔怔的看着姜静姝此时的模样,说不出话来。

    姜静姝收回手,淡然转身,冷声道:“所有冲着我来的事都可以一笑了之,但唯独动我身边的人,我会让他们付出千倍百倍的的代价!”

    她的声音阴狠,震荡在林青青的心头,久久挥散不去。

    屋子里只留下林青青一人露出发懵的表情。

    ……叶姨娘被抬到温马院,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林府,不知道为什么会把人送到那等脏臭的地方。

    等轿子一落下,林望舒下意识的用手捂住口鼻,这熏臭味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里就是温马院……”让婉儿住在这种地方太不像话了!风水师傅急忙走过去,对着院子掐指一算,又神叨叨的拿出白扇,往各个角落扇风。

    最后大喝一声,“成了!快把夫人送进去!”

    “老爷……”所有下人都看向林望舒,等待他的决定。

    林望舒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挥了挥手,让人把叶姨娘抬进去。

    叶姨娘昏迷不醒,被丫鬟抬了进去,放到匆忙整理好的床铺上,褥子全都是新的,不过这里靠着马厩,常年闷着一股味道,因此整个屋子里全都是馊臭味。

    就连丫鬟们都皱着眉,没有好脸色。

    林望舒没有走进去,而是留在院子里,这股味道让他作呕,差点没吐出来。

    “若是婉儿醒不过来,我扒了你们的皮!”

    他狠狠的开口,风水师傅连连点头,望向风吹过来的方向,开口道:“把窗户全打开,让这里风水气息流通!”

    “开窗。”

    下人们纷纷把房间的窗户给打开,顿时恶臭味更重。

    时间已经过了半柱香,所有人都面色难看,林望舒更是脸色铁青的可以。

    他忍了许久,刚想要发怒。

    突然间屋子里传来大喊声,“姨娘,姨娘……醒了!姨娘醒了!”

    婢女们的打鼾声传来,没过多久,叶姨娘竟然悠悠睁开了眼睛,真的醒过来了!“婉儿醒了?”

    林望舒急忙踏入房间里,一眼就看到叶姨娘睁开眼,茫然的看着床帐。

    随即她闻到这股恶臭味,转身就呕的一声差点没吐出来。

    “婉儿婉儿……你可觉得哪里不舒服?”

    “老爷。”

    叶姨娘柔柔的道,面色惨白,“妾身感觉头有点晕,还有……这股味道难闻的很,这是什么味道?”

    “这里是温马院。”

    林望舒开口,细心解释。

    叶姨娘听了之后面色大变,激动的直接从床上起身,“什么?

    老爷要让妾身住到马厩旁边?”

    她瞪大眼睛,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这也无可奈何,风水师傅说了,只有这里的风水才能让你安然无恙。”

    林望舒本来还半信半疑,但看到叶姨娘抬到温马院没多久就苏醒过来,顿时觉得风水师傅的话有一定道理。

    “不……”叶姨娘猛然摇头,那风水师傅是她找来的,又怎么会把她搬到温马院这种脏臭的地方。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妾身不要住在这里,老爷……”叶姨娘急忙拉扯住林望舒的衣袖,“这里如此脏臭,哪能是人住的地方。”

    “婉儿,你就忍一忍吧。”

    林望舒拍了拍叶姨娘的肩膀,“我会找人好好收拾这里,马厩也搬到别处,等你生下了孩子就可以搬回小筑院了。”

    “不不……”叶姨娘连连摇头,脸色苍白。

    “肯定是那风水师傅说胡话!妾身怎么会……”“婉儿!”

    林望舒冷哼一声,“你昏迷过去了整整三个时辰,我请了京城的大夫过来看诊,都没能诊断出什么,你不能因为不喜这里,就不顾你的身子。”

    “可是……”叶姨娘差点没开口说出来,那风水师傅是个骗子,他们是街头坑蒙拐骗的人,根本不会看什么风水。

    但她生生把这句话忍了下去,若是把他们给戳穿,她的计谋也会被看穿。

    不行,绝对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