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读心术升级-《被迫攻略男主后我成为女帝了》

    “姐姐是好人,好人一定会有好报。”

    男孩身形飘散,最后不复存在。

    秦愫目瞪口呆,回过神时已经进入空间。

    小白虎在她腿边蹭了又蹭,【恭喜宿主,读心术升级,可配合道具使用。

    】原来读心术还可以升级。

    白虎带领她到竹屋,货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道具。

    【除了这个小型医药箱,其余的道具均需要积分兑换。

    】【医药箱中是有关心理疾病的药物、镇定剂和缩小版检查一下,需要注意的是,任何一样东西耗尽,补充都需要积分。

    】【宿主可以通过做任务获得积分。

    】秦愫了然,欣喜极了,“你真是带给我无限的惊喜啊!看你这么可爱,不如就叫你爆爆吧?”

    【?

    爆爆这个名字跟可爱沾边吗?

    】抱着爆爆狠狠亲了一口,秦愫检查起医药箱。

    里面的东西都是缩小版,但是拿出来又会恢复如常。

    镇定剂十支,药物也有精神疾病最常用的十种,每种各一瓶。

    一个小型的CT扫描仪,旁边躺着五支抗生素和一只催眠用的怀表。

    这些就足够了,她觉得自己要是去‘驱秽’,已经准备十足。

    不过现在还有一件事紧要,她点完药箱,抬眼看向爆爆。

    “这个世界是什么玄幻世界吗?

    我的意思是,有鬼怪这些东西吗?”

    爆爆嗷呜,【按理说一切都是可以用科学依据解释的。

    】秦愫“问你也是白问。”

    【对了,爆爆是需要喂养的。

    】秦愫问用什么喂它,它开心的跳了几下,【快乐!宿主的心情越好,爆爆长大的越快,系统会越牢固,解锁的道具也会更多!甚至时不时还会掉落积分呢!】秦愫立马哈哈大笑,“你也没变大啊。”

    【要发自内心的快乐!】她脑子一转,“有没有什么载具?”

    爆爆跳来跳去,在它的虎穴中,叼出一只巴掌大的精致乌篷船。

    【遇水变大,宿主要让它保持干燥哦!】秦愫接过,“希望下次来的时候,你能长得很大!”

    苏醒后,秦愫没有再纠结那个诡异的梦。

    她是心理医生,坚定的唯物主义。

    只当是自己可怜那个无辜的小男孩,潜意识作怪,所以才做了奇怪的梦。

    驴车停在院子门口,秦愫跳下车,叫来三宝,“喜欢吗?”

    她把小船给三宝,三宝开心接过,“喜欢!”

    爆爆:【哇!好香好甜!】秦愫摸着他脑袋,“喜欢的东西就要珍惜,这个小船一碰水就坏,三宝要保护好它知道吗?”

    在她看来,没心没肺,每天都有用不尽的开心快乐输出,只有傻乎乎的三宝。

    爆爆吃了到他溢出的快乐,一定会茁壮成长!三宝捧着乌篷船,“娘真好!谢谢娘!呜——不能下水的船,可以在天上飞咯——”他咯咯的笑声在院子里回荡,应声而来的两个大孩子眼露羡慕。

    秦愫问:“你们喜欢什么?”

    大宝二宝摇头,没有说话。

    他们不说秦愫也知道,明天去镇上顺便给二宝买本新书,给大宝买些糖吃。

    她招呼车夫将驴车赶进院子,原本以为她犯懒没去卖柴的苏叶,大吃一惊。

    驴车上的东西,足够秦愫吃两年了。

    他敛神,不等秦愫吩咐,苏叶自觉去帮着下东西。

    虽说已经和离,但被迫同住一个屋檐,苏叶不愿和秦愫起争执,还勉强遵从她以前的‘规矩’。

    车夫打量着院子,心道神通广大的先生,竟然住这么破败的院子。

    奇异的是,这里还住着一位仙子般的郎君。

    车夫收回目光,“先生,两只母鹅给你放哪里?

    没有鹅舍得拴着,一日放出去一次捉虫吃,不然不下蛋。”

    秦愫指了一头柱子,“就那里吧,麻烦大姐了。”

    隔壁胡阿哥听见响动探头来,嗬了一声,“秦三,满载而归啊。”

    秦愫笑了笑,“等胡姐回来,你们一起来我家吃饭吧。”

    胡阿哥说着行,“我来帮你卸货,苏郎君身子不好,就别叫他做重活了。”

    秦愫点头,但原主向来是要奴役苏叶的,为免雷劈,她说:“一边歇着去。”

    苏叶沉下脸,扔下一捆青菜,去做晚饭。

    秦愫提了腊肉腊肠和青菜给他,“把肉煮了。”

    他没好气,秦愫却没发火,继续收拾东西。

    胡阿哥看了面露惊色,以往苏叶甩一次脸色,少不了她一顿打骂。

    今日怎么……车夫走后,胡阿哥有心劝慰两人,“这就对了嘛,你要是诚心过日子,还愁过不好吗?

    “这是去哪里发财了,这一袋大米得有五斗吧,够你们一家四口吃大半年了,还有这白面,做成包子馒头馍香得很!”

    秦愫听着他羡艳的语气,分了小半袋白面给他,“鲜肉还得明天去买,等我买回来阿哥做成包子,叫我也尝尝好吃的。”

    白面可贵了,别看只有半石,却要足足一两银子。

    胡阿哥连连推辞,“要不得要不得!你如果给我装一袋米,我也就不客气了,可这白面太精贵了!”

    秦愫说:“怕什么?

    苏叶做饭难吃,日后恐怕我还得出柴米,去阿哥家蹭饭!”

    记忆中是这样,苏叶除了用热水烫熟野菜,也不会做其他的什么。

    所以她刚刚就只是让苏叶去煮腊肉,不需要苏叶一展‘厨艺’。

    灶屋的苏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低头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胡阿哥笑呵呵的接下白面说好,“只管来,三宝就爱吃我蒸的玉米馍。”

    胡大姐一家心善,以前对原主和苏叶帮衬甚多。

    秦愫也不小气,又装了一袋米给他。

    这一番收拾下来,秦愫点算着:吃的至少半年不用愁,手上余钱有二十两,置办一些过冬的物什回来,还用不到多少。

    但围着院子的两排屋子钻风又漏雨,等到隆冬还要下雪,指不定会被积雪压垮。

    而且苏叶他们住的屋子,甚至连门都没有,晚上就用稻草立着挡在帘子后,风一吹就倒了。

    她决心花点钱修缮屋子,再围个鹅舍。

    哦对了,还得搭个牛棚。

    毕竟这一来一去到镇上,银子没挣到不说,脚得走断。

    驴车买不起,置办一架牛车代步也不错。

    正想着,厨房中已经菜肴飘香,香味顺着烟囱出去,勾来了长鼻子村民。

    不一会儿,破旧的院子外,围了好几个大人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