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她一舞名震全京城-《王爷,王妃她带崽虐翻全京城了》

    皇上也想要看看云小怜到底要怎么解决此事,以及她丢脸之后,容梓睿的反应,便笑着开口道。

    “既然如此,那朕且问问,祁王妃是否也准备了表演?”

    云小怜顺势就站了起来,恭敬地回答道。

    “启禀陛下,臣女惭愧,自小身体孱弱,并未有太多精力学舞。”

    其实不然,她第三世的身份是京都有名的女才子,精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让无数风流才子趋之若鹜。

    之所以这样说,是等着打脸。

    说着,她眼角的余光微微瞥了一眼云纤纤,心中暗自发笑。

    现在就先让云纤纤高兴一会儿,让她得意一阵子,等会儿她就笑不出来了。

    见云小怜如此为难的样子,云纤纤信以为真,当真以为她不会跳舞,正好中了她的下怀。

    “姐姐怎么能如此谦虚呢?”

    她继续怂恿道,想要逼迫云小怜赶紧上台表演。

    “陛下如此宽厚仁心,就算是姐姐跳得不好,也定然不会生气的。”

    洛灵见状,也赶紧在一旁附和道,“你们姐妹二人都善舞,哪能妹妹去了,姐姐在底下偷懒呢。”

    云纤纤跟着点头,就差没有直接将云小怜给推上台了,“就是呀,母亲说得多对呀,姐姐不妨试一试嘛。”

    皇上越发觉得有趣,便开了金口道:“既然如此,那祁王妃不妨上台表演,朕一样有赏。”

    无奈之下,云小怜只得硬着头皮领命,“臣女遵命。”

    只是在起身之际,她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那对居心叵测的母女,这两人今日的算计只怕是要落空了。

    她并没有急着上台,而是又不卑不亢地道,“只是臣女确实不像妹妹那般善舞,只学了些其他的,还望陛下莫要见怪。”

    “无妨,若有新鲜的表演,也能让朕开开眼。”

    皇上明显在兴头上,并没有纠结太多。

    于是在云纤纤不怀好意地眼神下,云小怜从一旁的侍卫那儿借了把剑,这才缓缓走上台。

    容梓睿则在底下带着小团子饶有兴致地看着好戏,他倒要看看云小怜这个女人到底还能给他多少不知道的惊喜!随着云小怜的一招一式,鼓声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不同于云纤纤的柔弱纤美,她的身姿更多的是英气和飒爽。

    这是她历经九世人生,所积累下来的别样的风采。

    最后鼓点落下,云小怜收了剑。

    因着一番剑舞的缘故,脸颊上带了点儿潮红,一颦一笑都令人魂牵梦绕。

    “臣女不才,还望陛下莫要见怪。”

    云小怜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平复了一下呼吸。

    皇上都看呆了,久久未曾回过神来,和他一样的,还有台下众人。

    随后,他才回神,惊讶不已,掌声都比之前响了许多。

    “好!真是好一段英姿飒爽的剑舞!”

    众人也跟着纷纷鼓掌,对云小怜这个以前的京城废物可谓是刮目相看。

    谁能想到她看似孱弱,却有着这么强大的爆发力。

    刚才那一段剑舞,他们竟是直接被带入进去,感受到了千军万马地压迫感。

    满座惊叹!众人看向云小怜的眼神那叫一个热切。

    “真是一段精彩绝伦的表演啊,让我们所有人都大开眼界!”

    “祁王妃果真厉害,颇有男子风范!”

    虽然云小怜只是表演了一场剑舞,可是举手投足间满是英姿飒爽,这反倒让他们想起了十几年前边境突然出现的那位征战沙场,杀敌无数的女战神孤月。

    只不过这位女战神常年面具遮面,并无人知道她的真容。

    但是仔细一看,云小怜跟孤月两人眉眼之间还有些相像呢。

    这般奇异的感受,令他们对云小怜更加刮目相看。

    就连容梓睿和容慕央两人也不例外,一时间竟然也看得痴了。

    容梓睿低低地笑了笑。

    云小怜,不知你还有多少惊喜没有拿出来给本王看?

    容慕央原本还端着冷傲的态度,对云小怜那日的冷脸耿耿于怀,如今见了她这般表现,心底的那点儿不悦转瞬即逝。

    他也难掩惊讶,跟着一块儿鼓起了掌。

    云小怜,若你曾经也是这般的明艳动人,或许本宫早就心动了……皇上的情绪越发的激动了起来,拍手称快道。

    “精彩!真是精彩!而且还令人回味无穷啊!祁王妃,朕倒是小瞧了你,剑舞舞得这般的精彩,为人却还这般的谦虚,就连朕都差点儿被你糊弄过去了,还以为你真是外人口中的不学无术呢。”

    “臣女惭愧,受不起陛下的这般夸赞。”

    云小怜态度谦卑,做足了戏码。

    整个宴会上,只有云纤纤和洛灵的脸色难看至极。

    原本两人都等着看云小怜出丑的样子,没想到反倒是她们被戏耍了一通。

    云小怜居然什么都会?

    那她以前是在故意藏拙?

    ?

    如今见云小怜被皇上和文武百官当众夸赞,愤怒不已。

    刚才云纤纤所表演的舞蹈虽然精彩,但是皇上也只是提了两嘴而已,并未像现在这般的情绪激动。

    想到两者之间的差距,云纤纤更是恼怒,气得脸色通红。

    “祁王,你可真是娶了一个好妻子啊!”

    皇上又将话头转向了不动声色的容梓睿。

    容梓睿立马起身,轻拍了一下云小怜的手,恭敬地回应道。

    “陛下说笑了,我家小怜也是献丑了。”

    我家?

    众人纷纷一笑置之。

    看来传闻祁王和祁王妃关系不好,都是假的。

    两人这如胶似膝的模样,真真是腻死人了了!就连皇上的嘴角也挂着一抹深意。

    只有云小怜觉得浑身不适。

    狗男人就知道演戏。

    他要是去现代拍戏,奥斯卡影帝估计都是他囊中之物吧?

    热闹过了后,众人纷纷落座,继续推杯换盏,宫宴上一如既往地热闹。

    只不过刚才有了云小怜那么一番精彩表现,现下大多数人都在讨论着这位祁王妃的事迹,时不时地感慨两句她和女战神孤月实在是太像了。

    云小怜听了,并未在意。

    毕竟她们口中的那位女战神孤月,碰巧就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