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独战五道宫-《遮天之造化神玉》

    “这怎么可能!”

    离火教教主已经记不清这是他近来第几次说这句话了,但他还是忍不住再次脱口而出。

    “离火神炉乃是本座祭炼了数十年的法器,怎会受你御使?”

    “所以我才要谢谢你,还送了我这么件至宝!”

    柴信咧嘴大笑,随即面色变冷,陡然抬手,将掌中的离火神炉再度变大,向着离火教教主狠狠镇压而去。

    刹那间,汹涌的神焰从炉内倾倒而出,凡被沾染之处,哪怕仅仅是一丝,都瞬间燃烧起来。

    整座丹室,都化为了火海!

    “小畜生!”

    离火教教主恨得牙痒痒,却不敢与之正面抗衡,他比谁都离火神炉中的火焰是何等恐怖。

    他毫不犹豫地化作神虹,直接撞破了屋顶,飞遁而去。

    “卧槽,这么果断!”

    柴信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堂堂一派之主,竟还有如此风范。

    他毫不犹豫,与离火神炉一起化作流光,紧追而去。

    “离火教上下皆听我令,门内有妖孽作乱,速速联手绞杀此僚!”

    离火教教主的声音响彻天地,瞬间惊动了门中所有人。

    “什么?又有人作乱?”

    “屡次三番有人上门挑衅,莫非欺我离火教无人么?”

    “不对劲,掌教怎会开口召集所有门人,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众人议论纷纷,同时向离火教掌教之所在赶去。

    “掌教勿扰,我等来也!”

    “哪里又冒出来了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在我离火教作乱?”

    “杀!”

    数十道神虹冲天而起,离火教长老们来得更快。

    “听本座号令,众人齐上,将柴信就地正法!”

    离火教掌教不着痕迹地躲到众人身后,伸手遥指飞掠而来的柴信。

    “柴信?他还没死?”

    “怎么又是他?”

    所有人都很诧异,他们还以为掌教早就已经灭杀了柴信,不曾想对方又出现了。

    “堂堂一派之主,不战而逃也便罢了,竟还让门人送死,我今天算是涨见识了!”

    柴信头上悬浮着离火神炉,说话间毫不留情,将无穷神焰泼洒而出,逼得众人惊骇欲绝,连连后退。

    “啊!掌教救我!”

    “快退!”

    “镇教神炉怎会在他手里?”

    “掌教,这是怎么回事?”

    不少人避之不及,直接被神焰沾染,他们可不是柴信,撑不到几个呼吸,便被彻底烧成了飞灰,消散于天地之间!

    幸存者一边追在离火教掌教后面逃命,一边惊恐地追问。

    “跑什么,快拦住他!”

    离火教教主眼看柴信追着自己不放,脸都绿了,哪有功夫回答他们的问题。

    其余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赶忙四散而逃,不再紧随着他。

    “师尊救我!各位师叔师伯,还不出手,更待何时?”离火教教主再也顾不上脸面,逃命的同时大声疾呼。

    “年轻人,你如此肆意妄为,未免太过了!”

    终于,一道苍老的嗓音自群山深处响起。

    几乎同一时间,数道强横的气息冲天而起,眨眼间已来到近前,将柴信团团包围。

    “年轻人,现在立即收手,交还离火神炉,老夫可以既往不咎。”一位须发皆白,身穿灰色道袍的老者,挡在了柴信前方,神色漠然之中带着淡淡的狐疑。

    “师兄,何必与他废话!不论这小畜牲是谁家后辈,敢在我离火教杀人放火,便要让他知晓天高地厚!”

    有个满脸虬髯的老道目露凶光,语气很是不善。

    “既往不咎?哼,你们抢我宝座不成,便要杀人越货,如今倒成了我的过错?真是恬不知耻!”

    柴信被四人围住,却怡然不惧,眸中闪过不屑之色。

    “年轻人,不要太气盛!须知,过刚易折。”

    灰袍老者乃是离火教太上教主,多少年来都是高高在上,受无数弟子膜拜,现在被柴信如此辱骂,语气也不由冷了下来。

    “废话太多!”

    柴信长啸一声,催动离火铜炉,无边神焰再度喷发,化作一道火龙,直扑离火教太上教主。

    恐怖的高温足以焚烧金铁,离火教太上教主纵然是开启了道宫第二神藏的高手,却也不敢正面相抗,赶忙疾速后撤,同时挥手打出一道青光。

    “无须再有顾忌,杀了他!”

    “不错,这小子不给自己留退路,我等只能灭口,否则容他逃了,必然遣人来报复!”

    离火教一众太上长老并不相信柴信是散修,觉得如此惊才绝艳之辈,必然是哪方大势力的传人。

    但是事已至此,大仇已经结下,就必须斩草除根。

    “早该如此了,何必那般虚伪,浪费时间!”

    柴信操催动离火神炉喷发神焰的同时,全身猛然爆发出无穷紫光,挥出一双拳头,向离火教太上掌教砸去。

    他那紫琉璃般晶莹剔透的拳头撕裂苍穹,卷起无穷紫气,冲击得虚空都为之震荡。

    汹涌澎湃的紫色神力宛若汪洋,从他体内席卷而出,令离火教众太上长老为之色变,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此年轻的少年,竟有这般惊天动地的战力!

    “此子留不得,否则不论他背后是否有人,只要他成长起来,我离火教必将永无宁日!”

    离火教掌教见柴信被包围,竟也反身杀回,加入了围剿的行列。

    离火教太上教主打出的青光被柴信双拳一碰,立即显出本相,是一柄碧莹莹的玉如意,此刻却被直接轰得裂纹密布,几乎崩碎!

    “此子战力非凡,众人一起动手!”

    离火教太上教主面色一白,拳力余波不止,竟让他气血翻涌,难以抵挡。

    其余四人见状也纷纷色变,赶紧打出道道神光,齐齐向柴信袭杀而去。

    “不过尔尔!”

    柴信浑然不惧,只觉得战意愈发高昂,一双紫意盎然的拳头再度挥动,认准离火教太上掌教,再度砸去。

    离火教太上掌教的玉如意已被击溃,惊惧之下竟一把抓过转身而回的离火教掌教,挡在了身前。

    离火教掌教原本觉得战局已然逆转,此时正气势如虹,不料竟被自家师父拿来挡枪,压根没有丝毫防备!

    “轰!”

    双拳砸在胸膛,直将他砸得五脏破碎,鲜血狂喷,脖子一歪,便失去了意识。

    柴信立于虚空,衣袍猎猎,紫光璀璨,宛若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