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神照功功成-《诸天:开局越女阿青》

    发往京城的信件?莫非凌退思所说向大内总管求助的事情是真的?

    赵青侧了侧头,打开了这几封信件,里面并没有提及到凌霜华,而是在讲,荆州府将会有大批好手聚集,有秘密结盟反抗朝廷的可能,请求调派高手前来围剿。

    凌退思的目的,是想驱虎吞狼,除去有可能与他争夺宝藏的对手吧。但他不怕朝廷中人也来图谋宝藏吗?

    嗯,京城派来的好手人数应该不多,分不走太多财宝,如果能拿到一部分宝藏,凌退思他也算是收获颇丰了。再加上他试图凭借着女儿来利用丁典,与其制衡的话,这样的计划确实称得上是环环相扣。

    只是他谋划的再多,遇到了我这样不讲理的对手,也是枉然。

    赵青放下了信件,从信中措辞的细节来判断,她可以肯定,这并非是凌退思的第一批信件。很有可能,另一边已经知晓了大致的消息,或许再过上一段时间,就会派遣高手前来荆州。

    不过,这对赵青的计划影响并不算大,朝廷派出来的高手,远道而来的结果只是一个,那便是化作她手里的武学功法与经验包。

    ……

    一个月后,凌府,地下密室。

    这曾是凌退思练习轻功的场所,室内按着特定的方位立下了数十根梅花桩。但现在,木桩均被赵青拔出,堆在了角落,清出了一片空地。

    赵青低眉闭目,神光内敛,在空地正中位置打坐。四周一片寂静,只能听闻到她的呼吸声与心跳声。

    令人讶异的是,赵青的每一次呼吸都相当绵长,远远超出常人呼吸的间隔,而且一次比一次长,仿佛永无止境一般。

    突然间,她的呼吸声停止了。这是赵青为了速成神照功,而自行做出的闭气举动。

    与原作中的狄云一样,自己同样练过了一些《血刀经》内功,可以辅助真气破窒冲塞,而且资质远超对方,没有理由做不到速成。

    毕竟这又不是石破天的炎炎功,那个才是不可复制的巧合。自己利用体内浊气打通经脉,原理相当可靠。

    一旦试出了速成之法,自己回到主世界之后,便可以马上练成神照功,让实力得到明显的提升。

    闭气、达到压缩浊气的效果,还需要不少时间才能完成,在等待的过程中,赵青不禁回忆起了近日她发现的与神照功相关的信息。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凌退思在除了查询梁元帝宝藏的线索之外,还在古代文献翻出了一些与《神照经》相关的文章。

    根据他的推测,《神照经》的名称来源于南朝宋郑鲜之著述的《神不灭论》:子推神照於形表,指太极於物先,诚有其义。

    不得不说,凌退思这个人虽然武功不行,但在别的地方还是有不少才华的,毕竟也是一边当帮主一边考上翰林的角色。

    赵青也确认了这一点,神照功确实是以“神不灭论”为主旨。火之传于薪,犹神之传于形。火之传异薪,犹神之传异形。

    神为生本,其源至妙。神照功以精神映照形体,达到开发身体潜力的目的:

    无情于化,化毕而生,尽生不由情,故形朽而化灭;有情于化,感物而动,动必以情,故其生不绝。

    若有始也,则不能为终,唯无始也然后终始无穷。

    梁朝的梁武帝萧衍信奉佛教,是神不灭论的重要支持者之一,而留下连城宝藏的梁元帝萧绎正是他的儿子。

    另外,佛家内功大多偏向阳刚,而神照功也是阳刚重于阴柔的功法。

    总而言之,神照功的创作者,虽不能说他一定是佛门中人,但无疑是相信佛门理论的。

    所以说,神照功大概率是南朝时代的功法,与宝藏留在一块,直到被天宁寺高僧发现方才现世,流传了下来。

    先人典籍中蕴藏的思想,许多都能给人带来启发。赵青打定主意,日后有空闲的时候,自己可以记背下一些佛道经典、医学典籍;另外,查询春秋战国时期的历史,也是相当必要的事。

    赵青当然不会因为神照功的佛家偏向就去信佛,她的目的更多的只是参考一番。实际上,诸稽无辞传给她的《五象阴阳化神篇》明显是偏向道家的功法,而且要更加高深。

    所以,赵青不至于舍本逐末,她学习各路武学的目的,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了提升对道之五象的领悟。

    正当她体会“神照”的要旨,维持闭气的状态的时,突然间脊椎一震,有丝丝热气从任脉的会**通入了督脉的长强穴。

    这内息一通入长强穴,登时自腰俞、阳关、命门、悬枢诸穴,一路沿着脊椎上升,走的都是背上督任各个要穴,然后是脊中、中枢、筋缩、至阳、灵台、神道、身柱、陶道、大椎、痖门、风府、脑户、强间、而至顶门的百会穴。

    这股内息冲到百会穴中,只觉颜面上一阵清凉,一股凉气从额头、鼻梁、口唇下来,通到了唇下的承浆穴。这承浆穴已属任脉,这一来自督返任。

    任脉诸穴都在人体正面,这股清凉的内息一路下行,自廉泉、天突而至璇玑、华盖、紫宫、玉堂、膻中、中庭、鸠尾、巨阙,经上、中、下三脘,而至水分、神厥、气海、石门、关元、中极、曲骨诸穴,又回到了会**。

    任督二脉既通,神照功自然而然地飞快运转,内息运行一周天,劲力便增加一分,而且越运转越快,以至于感觉到全身的精力简直要溢出来了一般。

    她推开暗室的门,见到了一直在外面守护着的丁典。两人互相对了一掌,各退了半步,分别体会到了对方身上的充沛之极的真气内力,仿佛绵绵然无尽一般。

    毫无疑问,赵青的神照功已经练成了。全身真气汹涌澎湃,可以说达到了此方世界内功外功均至登峰造极的水准。

    ……

    又过去了几天,这一日,赵青正在凌府后院中独自练剑。

    马大鸣不敢打扰赵青练功,轻声慢步地走了过来,等到她一套剑法使尽,方才低声汇报道:

    “近日有人在荆州城中认出了血刀门的老祖,他向着城中偏僻之处赶去,手头上还挟持着一名据说是‘冷月剑’水岱女儿的美貌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