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救命恩人-《我真的只想攒经验啊》

    钟鸣回到店里的时候,心里有些感慨,吃个早饭的工夫,他已经是有单位的人了。

    “不知道有没有编制。”

    他突发奇想。

    不过,这个时代,应该没有五险三金之类的福利吧。

    他对正在柜台里面打扫卫生的何五说道,“拿四个铜板来。”

    “要钱做什么?”

    “付早餐钱。”

    何五震惊地看着他,“什么,你一顿早餐吃了四个铜板?”

    一转头,见他空着手,更是出离愤怒了,“你一个人就吃了四个铜板?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快没钱……”

    钟鸣耸耸肩,说道,“你也可以拿四个铜板去吃一顿早餐,顺便帮我把钱付了,就是路口处的那家面摊。”

    何五立即闭嘴了,从柜台里数出八个铜板,麻溜地离开了店铺。似乎生怕他反悔。

    “对了,还有一个人没吃早饭。”

    钟鸣突然想起躺在房间里的鹰刀,一拍脑袋,走到柜台前,拿出三个铜板,想想,又放回一个。

    然后,出门去对面买了两个大白馒头。

    受了那么重的伤,当然要吃清淡一点。

    钟鸣把门关上,拿着两个馒头到了后院,一推门,就见到鹰刀坐在床边,手里依旧拿着那柄睡觉都不离手的断刀。

    他靠坐在床头上,似乎连坐都坐不稳,目光却比他手中的刀还要锋利。

    钟鸣被他的眼神看得心底一寒,毫不怀疑,再往前一步,他的刀就会飞过来。

    两秒后,鹰刀眼中锋利的光消失了,变得有些怪异和疑惑,还带着一丝不可思议,“你居然没有出卖我?”

    刚才,缉盗处那头“疯狗”靠近的时候,他就发现了。

    让他想不到的是,那头“疯狗”竟然和钟鸣认识。只是,离得太远,听不见两人在说什么。

    那一刻,鹰刀一颗心凉了半截,觉得这次真的完了。

    他跟钟鸣的几次相遇,绝对称不上是愉快。那小子现在有机会,不出卖他才怪呢。

    结果,预想中的一群持枪的巡捕冲上来的情形并没有出现,钟鸣独自一人回来了,还拿着两个馒头。

    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这小子竟然没有出卖自己?

    为什么?

    鹰刀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钟鸣一本正经地说道,“在我眼里,你现在是一个病人。”

    他吃饱了撑的,才会去向周雨晨举报鹰刀。别忘了,这家伙还有十二个结义兄弟。

    鹰刀神色却是一震,看着他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他第一次将手中的刀放下,神色庄严,语气郑重地说道,“我欠你一条命。”

    钟鸣对这句话并不在意,根据他前二十年的人生经历,不要将别人的感恩当回事。

    他将两只馒头递过去,“先吃点东西吧,囊中羞涩,只有这个了,别见怪。”

    鹰刀没说什么,不顾手上还有干涸的血迹,直接拿起一只馒头就啃了起来。

    ……

    …………

    古井巷死了个人,闹得人心惶惶,大家议论纷纷。

    不过这一切跟钟鸣没有什么关系,这一天,跟平常一样,没有病人上门,倒是有几位想要买药酒和膏药的。

    可惜,已经卖完了。

    又是没有开张的一天。

    天黑后,钟鸣像往常一样,关上门,跟何五说了一句,“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何五顿时警惕起来,走到柜台前,打开钱柜,仔细数了一遍,见里面的钱没有少,才放心下来。

    钟鸣出门的时候很小心,他可没有忘记,昨天晚上被人给夜袭了。

    要不是鹰刀告诉他,那人是个普通人,而那件能侵入别人梦里的道器只有在别人睡着时才能使用的话。他肯定是不敢在大晚上出门的。

    半个小时后,他来到了周雨晨说的那家书店,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意外。

    他刚来到书店门前,门就自行打开了,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伸出手。

    钟鸣秒懂,将那半枚铜钱拿了出来。

    中年人看见那枚铜钱后,警惕地朝他身后看了两眼,说,“进来。”

    钟鸣跟着他进了里面。

    书店后面,是一个院子,在其中一间屋子里,他见到了一身便服的周雨晨,除了他之外,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女人,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钟鸣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住了。

    放到地球,这是一个不需要滤镜,就能吸粉无数的女人。只需要站在镜头前,就能吸引无数LSP。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见过的第二漂亮的女人。就连他这样饱受化妆PS滤镜考验的现代人,也感到了惊艳。

    他只看了一眼,就移开目光,眼观鼻,鼻观心。

    女人是祸水!

    特别是在这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世界。

    老杜就是前车之鉴,他的妻子,就是钟鸣来到这个世界后,见到的最漂亮的女人。

    更何况,在这样的夜晚,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跟周雨晨待在一个屋子里,这样的关系,是作为下属能够乱看的吗?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年轻人,真是个俊俏的小郎君。”

    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些磁性,带着一丝慵懒和窃喜,就像是有一根羽毛在撩人的耳朵,一直撩到他的心里去。

    钟鸣一个哆嗦,没办法,风有点冷。

    然后,他就看到眼前飘过一个绿色的+2。

    他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

    紧接着,又觉得哪里不对。

    很快,女人第二句话传来,“这样彬彬有礼的少年郎,真是少见啊,我喜欢。”

    +2。

    钟鸣不由有些惊喜。

    两句话,就给他带来了四点经验值,他还是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人。

    他有一种预感,若是能经常跟这个女人打交道,用不了多久,就能将初级吐纳术提升到第三重。

    这时,周雨晨有点听不下去了,开口道,“行了,别逗他了。钟鸣,这是韩五娘,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就由她来负责教你武道。”

    说着,又对身旁的女人说道,“五娘,人就交给你了。”

    韩五娘的声音软软的,“放心吧,这个少年郎我一看就喜欢,我一定将毕生所学都教给他。”

    +2。

    +2。

    又是四点经验值。

    这一下,钟鸣却笑不出来了。

    这女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