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仙人跳-《末世重生后,被大佬宠成小娇软》

    厉岩霆这人,怕是直成了一根雕花的承重梁。

    说他不懂浪漫,他却总是能不经意地撩到人的心坎里,让人为他忍不住的心动;

    可要是说他懂浪漫,他也能一句话破坏气氛,让人想在他胸口上捶上一拳。

    ……禾笙现在就想捶他。

    “禾笙,可以吗?”

    落在禾笙后颈上的手掌滑动到她的侧颊,粗粝的指尖蹭过耳垂,轻轻地蹭过,小心按住再放开。

    不经意的动作撩得禾笙面红耳赤,后背上的手掌仍在不断推着她向前靠近。

    厉岩霆表面上是在问她的意见,但实际上,他好像并不想让自己做出选择,只想要自己说出那个令他满意的答案。

    可那个答案,有点难以启齿……

    禾笙连厉岩霆那双炙热的眼睛都不敢再看,她目光飘忽起来,话到嘴边,努力了半天没能说出口。

    禾笙总是这样,总是在明知道厉岩霆不会对她做什么的时候有恃无恐,而真到了动真格的时候,又怂得像个小仓鼠。

    “禾笙,说话。”厉岩霆见她默不作声,心里忐忑。

    他这么做是否太过唐突,万一禾笙她不愿意呢?

    厉岩霆想到这里,有些失落地强迫自己松开了手,动作干脆利落。

    因为哪怕再晚一秒,他都会忍不住将人按在怀里,不顾意愿地吻上去。

    但他到底是无法强迫禾笙去做任何她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而就在这一刻,禾笙却忽然伸手拉住了他的衣角,他心里重重的一顿,看似坚定的动作,因禾笙这一个毫无力度的拉扯,当即停了下来。

    “哪有你这样,直接问女孩子可不可以亲的?”禾笙小声嘟囔了一句,她知道厉岩霆听得见。

    “女孩子不喜欢话多的男人。”

    四目相对,禾笙揪着厉岩霆的衣角,微微抿着唇,主动靠上去环住厉岩霆精壮的腰身,随后仰起头闭上眼睛,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有一个笨蛋的木头男友,只好主动一些了。

    到了这个份上厉岩霆要是还不懂,那就是钢筋混凝土成精了。

    厉岩霆的吻如预期般落了下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圈紧她的手臂,和坚硬可靠的胸膛。

    这不是两个人第一次深吻,却是第一次在意识清醒下,可战况却和第一次一样激烈。

    厉岩霆开始时不懂什么吻技,只知道掠夺禾笙的一切,像一头巡视领地的雄狮,要在每一处都留下自己的印记。

    清醒状态下的厉岩霆可要比暴走时磨人多了,后脑被他的手掌钳制着,禾笙没有一点退路和躲闪的余地,只能硬生生被吻到腿软,靠着厉岩霆的手臂和胸膛站稳。

    吻到一半时厉岩霆的动作停了下来,就在禾笙以为这一吻结束了的时候,忽然觉得脚下一轻,厉岩霆竟托着她的屁股,抱着她将她放在了洗手台上。

    这下他们一样高了。

    禾笙不用仰着脖子,厉岩霆也不用低下头。

    殷红的唇瓣微微撅起,女孩迷茫的眼睛中水雾蒙蒙。

    毛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碰掉了,湿漉漉的头发散落下来,衬着女孩更加诱人。

    “厉岩霆!”

    眼看着厉岩霆又要吻上来,禾笙赶紧抬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瞪圆了的眼睛里盛着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的小脾气,还有藏也藏不住的羞赧。

    “嗯?”厉岩霆不断地靠近,低沉的鼻音都带着炙热。

    一个男人刚刚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你现在叫他立刻关上,显然是不可能的。

    “第一次接吻,你就不能缓着些。”禾笙小声埋怨。

    “不是第一次。”厉岩霆凑得更近,伸手揽住禾笙一直后靠的腰背,再次绝掉她的后路。

    “那次你异能暴走,不得已才……可以不算的。”禾笙说。

    “那也不是第一次。”厉岩霆抵上禾笙的额头,鼻尖交错,气息交融,“我以前偷亲过你。”

    他指的是禾笙被感染病毒,高热昏迷的那一次,只有一个浅浅的吻,却是他偷来的第一次。

    禾笙闻言立刻惊讶了,还不等她说出什么来谴责厉岩霆,他就再一次擒住了她的唇瓣研磨。

    这一次大抵是接受了禾笙的意见,厉岩霆的动作缓了很多,每一下都温柔得叫人心跳如雷。

    大概男人在这种事情上都自有天赋,厉岩霆从笨拙到熟练,只用了一个晚上,和两个绵长的亲吻。

    “你快去洗洗吧,今天好好休息,明天不是要去出外勤吗?”禾笙抵着厉岩霆的额头,轻轻推了一下他。

    厉岩霆抚了抚禾笙半湿的头发:“你的头发还湿着,我帮你吹干。”

    “嗯?没有吹风机要怎么吹干?”

    禾笙正问着,忽然感受到后脑处吹来一阵温热的风。

    她诧异的回过头,就看见厉岩霆的手掌正施展风系异能,努力的为她调节着风力和温度。

    禾笙一下就被逗笑了,心里暖意翻涌:“异能被你这样用,它自己都会很委屈。”

    厉岩霆唇角勾了勾:“我乐意。”

    短短的三个字,温暖又坚定。

    第二天一早,禾笙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中醒来,她迷迷糊糊地打开房门,看见沙发上正坐着两个人。

    是大昆和流风,禾笙正要打招呼,迎面就被厉岩霆裹了一件宽大的外套。

    “这么早就走啊?”禾笙揉着眼睛问。

    厉岩霆已经穿好了衣服和战术背心,看样子就要出发了。

    “这里面是兰朵拿来的物资,有衣服和食物,饿了就吃一些。”厉岩霆将袋子递给禾笙,又嘱咐道,“出门记得把这些藏起来。”

    “嗯,知道了。”

    禾笙接下,看着厉岩霆要走,就张开了手臂,上去一下抱住了厉岩霆的腰,脑袋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

    “注意安全,平安回来。”

    “嗯。”厉岩霆脸上露出笑,低下头在禾笙的头顶亲了一下。

    “咳咳……”

    大昆略显尴尬的咳嗽声忽然响起,被打断了的厉岩霆眼睛里射出刀子似的看过去。

    “大昆宿醉了一夜,刚从火辣大美女的被窝里爬起来,这会儿还没醒呢。”流风调侃道。

    “怎么回事?”厉岩霆闻声立刻皱起了眉。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他们初来乍到,做事必须谨慎,万一是徐可为故意派人来引诱大昆,那么他们现在就已经处于被动了。

    大昆一脸犯了错的模样,搓了两下脸,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昨晚他虽然喝了不少,但并没有断片。

    他明明记得睡着前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可睡醒了就发现自己怀里躺了一个女人。

    而且这女人还不是随便什么人,是擂台上的那位红裙女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