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全家人都站在宋云溪这边-《重生妈咪每天都在洗白》

    宋夫人道:“辛苦了。”

    李嫂也笑:“还是不及您二老辛苦,想女儿了打个电话就是了,又何苦一直往这边跑呢,见过疼女儿的,没见过这么疼女儿的呢,少奶奶好福气啊!”

    说完就走了。

    只留下宋国青跟宋夫人满脸的尴尬。

    要不是宋云溪把他们的电话都给拉黑了,陌生电话又不愿意接,他们至于屡次往这儿跑吗?

    偏偏他们打电话给墨司晏,想让墨司晏帮忙找找宋云溪,他倒好,每次都说宋云溪要么在睡觉,要么在洗澡,要么呢就是跟墨墨在外边散步。

    总之,没有一次成功的。

    一旦他们跟墨司晏开了个他们想要干什么的口,他就直接说:这事情宋云溪才是受害者,有什么问题,直接跟宋云溪沟通,他做不了主。

    这件事情就这么耽搁了。

    宋国青夫妻俩心里那叫一个怄啊!

    况且他们对宋云溪忽视也不是一两天了,这个佣人怕不是故意的吧?

    可是一时间,宋夫人也只能将这火气给憋回去。

    宋国青有些尴尬坐下来,也不好意思直接说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先绕个弯子,奉承道:“我一直还担心墨墨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呢,这么看,墨墨真是越来越好了,墨家的家风水土可真是养人啊。”

    “哪里的话,”墨夫人笑着道:“都是云溪的功劳呢。”

    这话说出来,宋国青跟宋夫人都顿了顿,有些不敢相信。

    宋云溪对待孩子是什么样子的,他们俩比谁都清楚。

    就宋云溪对孩子那非打即骂的态度……

    但很快,宋国青又反应过来。

    宋云溪最近这段时间变化很大,看来,并不是只针对宋家啊。

    宋国青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

    看着他们像是不敢相信的样子,墨夫人笑着道:“云溪对孩子越来越有耐心了,也意识到了以前的不对,对墨墨是越来越好了,也越来越有当妈的样子,我们大家都很开心。”

    宋夫人笑道:“那就好,那挺好的。”

    宋云溪让墨墨去把奖杯摆在自己的小房间里,随后就坐下来,开门见山问:“您二老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冷淡的态度,让宋夫人当即就感到了强烈的落差。

    从前,宋云溪可不是这态度。

    上次在咖啡馆,自己态度不好,宋夫人也就没有感受到太大落差。

    但是每一次在墨家,自己跟她面对面坐着的时候,宋云溪可都是恨不得把所有最宝贵、最好的东西都给她送上来的啊!

    宋国青也被这态度扇了一巴掌一样,顿时有口难开。

    宋夫人正要开口,就被生生打断。

    墨夫人嗔怪看了宋云溪一眼,道:“云溪,当父母的来看你,当然是因为想你了,非得是因为什么事情才来的吗?哪有那么现实势力的呢,你说是吧,亲家母?”

    宋夫人一口气被噎住一样,上不来下不去的,哽在脖子里难受得紧。

    这时候李嫂端着茶过来了。

    她一边给他们端茶,一边笑着道:“那也不是这么说,亲家公、亲家母每次过来不都是又是才来的吗,这一次八成是为了少夫人的生日来的吧,毕竟没两个月就是少夫人的生日了,做父母的为女儿筹备生日宴,当然得提前一两个月来商量筹备了。”

    这些话,说得宋夫人的脸色都沉了下去。

    一个下人,也敢这么置喙?

    放好茶,李嫂好像没看见宋夫人想开口似得,笑着道:“往年少夫人都不愿意大办,今年亲家公、亲家母亲自来办,那可就热闹了。今年少爷的公司日渐红火,在这社会上的地位也越来越高,更何况少夫人最近跟魏家也打上了交道,到时候可得请一些有分量的宾客,不能跟以前似得,静悄悄的,父母也不管,家里也不管的,平白落人笑话。”

    墨夫人闻言,点了点头。

    随即满眼钦佩地看着宋国青跟宋夫人,道:“没想到您二老思虑这么周全,真是体贴啊。”

    宋国青面色越发尴尬了。

    宋夫人则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她很恼火。

    墨夫人惊讶道:“亲家母……难道是我误会了?”

    宋国青赶紧道:“没有,李嫂说得对。这个是自然的,云溪在外流浪多年,我们当父母的早就想给她好好操办一下生日宴呢,但是吧,今天来主要是因为……”

    “那就太好了,”墨夫人笑着道:“管家前两天还说,墨墨大了,云溪嫁进我们家也有个三四年的时间,一直也没给她一个正式的见面仪式。”

    说着叹息道:“说起来也是我们对不起云溪,婚礼嘛婚礼没有,家里办一些什么大活动的也经常凑不到一起,今年既然您二老先开口了,那可就得要给云溪大操大办一下了,现在有了宋家的支持,这一场生日宴一定办得漂漂亮亮的,也让大家看看,咱家云溪有多招人疼。”

    一口一个高帽子。

    把宋夫人的脊柱都要被压弯了,脸色难看得要命。

    宋云溪看见宋夫人那一脸吃瘪的表情,差点笑出声来。

    宋国青到底是老狐狸,只是尴尬了一下,就笑着说道:“亲家母有这个心,那我们当父母的也就可以放心把女儿交给你了。”

    “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墨夫人笑得格外灿烂,“咱家也是疼孩子的,我把云溪那都是当女儿疼爱的,从来不偏心眼,我们含烟别说是欺负云溪了,就是态度不好,那我也是要骂上几句的,毕竟云溪从前是不在墨家,现在到了咱家来了,那就不能让云溪受委屈,你说是吧,亲家公?”

    这明里暗里的讽刺,宋国青听得明明白白。

    宋夫人的拳头都握起来了。

    偏偏人家说得十分和气,看起来亲亲热热的。

    他们要是发作,倒是显得他们家不识好歹了。

    墨夫人开始热情地说自己的规划,到时候宋云溪生日的时候,要定哪家酒店、请哪些宾客,许多细节也开始细数了起来。

    就这么又东拉西扯了一番,宋国青跟宋夫人愣是没脸提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