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像亲的-《团宠八零年代:我有一座星际农场》

    第26章,不像亲的

    秦岚舟装作不经意的问:“舅舅为何不肯定那是之前卖珍珠那个姑娘的兄长?”

    张家烨想了想:“这男孩子长得也很好,当然没岚舟你好看,可他眼睛的形状和那姑娘不同……”

    停顿了一下,又说:“奇怪,细想的话,那姑娘长得和她爸妈也不怎么像,虽然都长得很好,但是从样貌上看,不像亲的。”

    秦岚舟没想到自己的舅舅观察这么敏锐。

    对卖珍珠的这家人更好奇了,他直觉自己就快要找到答案了。

    可惜的是,他看完外公,下午就得回首都。

    如果多点时间呆在云安,他应该很快就能找到这个人。

    秦岚舟想了会后交代张家烨:“舅舅,这家人如果以后再来店里卖你说的极品珠子,记得给我买下来,我付钱,任他们开价。”

    张家烨直接答应了。

    秦岚舟和张舒蕾去了隔壁的小平楼看过他外公后,就提着行李去了火车站。

    他直觉自己此行收获很大。

    手中的珠子,温润,有能量在微微跃动。

    苏家河。

    差不多傍晚五点苏平山和苏天宇才回到家。

    出了店铺后,两人小心翼翼去了银行,直到把钱都存进银行,两人才抹了把额头的汗,放下心来。

    毕竟揣着那么多的钱,出了意外估计心脏都会骤停。

    进了家门后,苏平山的脚都还是软的,走路都还飘得很。

    感觉特不真实。

    苏天宇也一样。

    进了家门后就一直傻笑。

    苏娇看到了无奈得直摇头。

    孙昭容和三个儿子就坐在那,安静的等父子俩恢复。

    苏平山看到妻子的脸,回过了神:“阿容,呜呜……”

    孙昭容理解苏平山的心情。

    毕竟,谁穷了大半辈子,一夜之间就有钱了,能不激动?

    倒是孙昭容,家中没出现变故之前,她过过几年好日子。

    孙昭容拍了拍苏平山的肩膀:“好了,这是好事,以后我们一家,苦尽甘来。”

    “嗯,得多亏了娇娇,娇娇是我们的福星。”苏平山激动的说。

    苏娇咧嘴一笑:“爸,是你们的福气,因为你们养了我,所以,娇娇的福气都是爸妈给的。”

    苏平山很欣慰。

    自己的女儿善解人意不说,又长得漂亮,学习也好,他很骄傲有这么个女儿。

    当初的决定,是对的。

    苏平山和孙昭容互相对望了一眼,都看懂了彼此眼里的意思。

    珠子卖了多少钱苏平山并没有告诉所有人,打算夜里再悄悄和孙昭容说。

    笑意写满了苏家人的脸。

    孙昭容去做饭,苏平山去整理工具,苏天海和苏天文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吸引了苏天宇的注意。

    走过去,苏天宇看到了两个弟弟手中的画:“二弟,三弟你们在做什么?”

    苏天海表达好一些,负责解释:“大哥,姐说我们的包子店开业要做,什么,海报?让我和弟弟给画上去。”

    苏天文邀功似的走到苏天宇面前,打开画:“大哥快看,我画的好看不?”

    苏天文的画很规整,线条很直,画得确实很好。

    苏天海的看起来就有些乱了。

    苏天宇夸奖了一番后,两个弟弟笑得露出了八颗牙齿。

    埋头又去忙了。

    苏娇也看了苏天文的画,这弟弟有画线的天赋,以后应该能去做设计?

    不用尺子都能把线画直,在他这个年纪可没有。

    苏娇见苏平山和苏天宇心情已经平复,就将自己的方案拿了出来:“爸,哥,你们看一下。”

    苏天宇挨到苏平山身边,一条一条的看:“行呀,娇娇真能干,这方案好。”

    苏娇无语。

    她哥最近学会了无脑吹。

    只要是她出手的,不论怎样,先夸一番再说!

    有这么宠妹妹的?

    不过,她感觉很爽是咋回事?

    难道自己喜欢被人无脑吹?

    苏娇一脸懵逼:“哥,你看完了没有就评价。”

    苏天宇:“你哥哥我一目十行,看完了。”

    “看懂了?”苏娇又问。

    苏天宇想了会才点头。

    “那好,哥你给我说说我们店铺打算做哪几种馅料,开业又会有什么折扣的促销。”

    苏天宇挠了挠头:“这……”

    反倒是苏平山将苏娇的提问回答了。

    苏娇听了后异常惊喜!

    她爸是做生意的料,以前应该是没机会,被埋没了。

    “嘻嘻,还是爸认真,哥哥就会忽悠我,哼。”

    苏天宇:……

    他这是无条件相信妹妹好不好,况且这些方案他没见过,肯定说不出来呀。

    苏平山没想到苏娇的脑子这么灵活,这生意,能做。

    孙昭容已经事先看过了,她也觉得能行。

    更何况那地段好。

    那个店一定能盘活。

    苏平山和孙昭容进了房间里面,商量钱的事。

    孙昭容说:“平山,娇娇之所以想要开店,应该是想把卖珠子的钱放到明面上来。”

    苏平山点头:“嗯,我知道,这珠子可能有其他来历。”

    那河边他光顾了不下百次,可他从来没碰到过哪怕一个河蚌。

    娇娇的河蚌也不是村子里其他养珠人那里得到的。

    这一点他很肯定。

    村子里其他养珠的,珠子出来都是白色,最多会带一点点粉。

    其他的珠子即使带颜色,也是淡淡的,不会有娇娇得到的颜色那么美。

    这些珍珠美丽得就像不是这个世界的所有物。

    苏娇要是知道苏平山如此犀利,一定会大吃一惊。

    孙昭容:“剩下的那些珠子我已经给了娇娇,让她拿个铁盒子装着,不要给任何人知道。”

    苏平山点头:“嗯,以后让她自己处理。”

    孙昭容看了眼堂屋外,几个孩子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明天我和娇娇打算做些包子出来,到时候你给支书送过去,上次的事让他看笑话了。”

    “嗯,应该的。”

    孙昭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出了口:“二弟那边,我打算等他回来,和他说清楚,我们一次性再支付五年的赡养费,按照苏家河的规矩来算,以后,她就跟我们没关系了。”

    苏平山将孙昭容拥进怀里:“阿容,对不住了,和我结婚这么多年,我没能让你过上一天舒心的日子。”

    孙昭容叹了口气:“没事,苦,累我都不怕,只要有你在背后给我撑着。”

    (本章完)